一点资讯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长安互动 > 一点资讯
补记录,抢开会。年底综合征 基层有点“上头”
时间:2021-01-12 02:14:20  来源:半月谈   点击数:

     元旦刚过,各种考核,检查接踵而至。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一些会议,培训搁置,相应的工作痕迹也缺失。但相关考核却没有特事特办,允许减免材料,而是“明知弄虚作假,也要把材料补上”。

 

检查缺材料?补!

开会时间不够?加班!

基层干部不惜“弄虚作假”,只为迎接年底的各项考核;基层不惜连轴培训,只为花钱“打卡”。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基层“年底综合征”主要有四种表现。

表现一:疫情影响没留痕?补!东部某市一位受访基层干部表示,受疫情影响,一些工作被耽误,但为了年底考核,该补就得补。这名基层干部说,2020年党务工作档案就存在“造假”:“比如‘三会一课’,去年疫情期间基本全部停止了,但是年末考核时明确要求这些活动不能停。因为实际并没有完成,但上级又要求检查,我们只能编造假档案。”

表现二:5年前的工作没档案?造!一位长期在社区工作的基层干部说,年底的检查,让基层不得不“造假”。他介绍,以“创建卫生城市”这项工作为例,上级部门检查工作时,要求有2016年到2020年5年的相关档案,除了创卫工作的档案外,还要检查病媒生物防治和健康教育档案。“但是2016年时根本没有要求大家存档,现在又要检查,只能编造档案应付交差。”

表现三:缺材料影响年底考核?填!西部县城一位基层干部算了笔账:自己工作的单位,档案盒至少有20个,这些档案集纳了下发文件,工作痕迹,工作总结,还有量化考核的指标。他介绍,年底考核时需要检查档案盒里的档案资料,一项项进行打分,汇报后进行综合评定。“为了不影响考核,档案盒里缺什么补什么,没有的只能现填。”

表现四:有钱还能没地儿花?培训!有一位基层干部吐槽,各级财政要求单位账户零余额,年底为了“突击”花钱,各部门开始疯狂培训,有的培训前一个刚结束,下一个紧随其后。同样的培训班,省市县都在办,基层干都只能一遍遍重复学习。更有甚者,时间不够安排了,就中午留20分钟吃饭,吃完马上回来开会培训,直接连轴转。

“年底综合征”折射基层困局

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基层“年底综合征”的表现五花八门,在干部心里槽点满满,但即便如此,基层干部仍旧不得不使出“十八般武艺”,最后都落在“弄虚作假”上。这一现象折射出基层治理的困局。

不少干部表示,一个单位就几个人,每个都得连轴转,而且越是基层,人员越紧张,这就造成了平时工作中疲于应付,年终考核只得能补就补。一名乡镇党委书记说,自己的精力,时间,放在本职工作上也就是三分之一,其他的都在应对各种“杂事”。

“一个基层十个妈”,也让基层干部伤神。受访的干部表示,上面的文件一个个地发,任务也是一件件地派,不少工作基层只有责任,没有权利,“锅锅”砸向基层,让大家难堪重负,这样的情况下,有些工作只能“瞎对付”。

西部刚刚脱贫摘帽县的一位基层干部,数了数自己所加的工作群,共有9个。“随时都在发工作通知,稍不注意手机就会漏掉,所以每天只要不开会就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,各种工作群也都得在微信里置顶。跟老婆发个信息,要往后翻七八屏才找得到人。”

此外,“一刀切”的考核机制,也违背了基层工作的规律。受访基层干部表示,容错机制落实不到位,“某人干得很卖力,但还是被问责”的消息常常可以听到,基层干部虽然“权力不大”,但是“责任重大”,稍不注意就会受到处分,因此面对考核,检查只能“把形式先做到位”。

基层“年底综合征”怎么治?

考核的目的就是要让基层干和不干不一样,干好干坏不一样。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纪亚光表示,上级部门对基层工作的检查,督查,以及具体工作向上级部门汇报是应该的,但是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的确会给基层造成压力。基层干部的主要职责是为百姓服务,因此,对基层干部的评价也应该更多地来自老百姓,要多听基层群众的声音。

此外,纪亚光认为,基层减负仍待进一步“加码”,基层工作的责任边界应该更加清晰,明确,这样才能真正避免上级交办的任务超出基层工作范围,脱离了基层职责权限,也才能真正减轻一线基层干部的负担,腾出更多精力和时间来服务百姓。

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原副校长赵晓呼建议,在进行考核时要遵从“简便易行管用”的原则,让考核人员多下功夫而不是让基层干部多费事,避免考核给基层带来额外的工作负担。“现在一些部门在考核时让基层按照固定的模式反复修改材料,大量耗费了基层工作精力,有的部门要求对某项工作进行全员谈话,但实际上一部分工作人员没有参与这项工作,这就客观上造成了考核的偏差。”

针对有的部门检查过去多年的工作档案的案例,赵晓呼说,追溯工作要结合实际进行,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“一些制度是逐年建立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于是非对错的判断也是动态的,不能用现在的视角去衡量过去的问题,大搞‘一刀切’,易使基层不得不应付甚至造假。”


Baidu